勃利信息网

用户登录

首页

首页

资讯

查看

唐山打人事件最新后续来了!多人被调查:果然,我们都被骗了…

2022-06-23/ 勃利信息网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在全网的千呼万唤下,唐山打人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。篇幅很长,我们一点一点来拆解。先说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
沧州物流

在全网的千呼万唤下,唐山打人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。

篇幅很长,我们一点一点来拆解。

先说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——

4位被打女生的现状。

有2位女生目前伤情已好转,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。

另2位就医后,经检查无需留院治疗,鉴定为轻微伤。

对此,有不少网友疑惑,“看起来被打那么严重,为什么只是轻伤?”

其实,司法鉴定上的“轻伤”,和我们认知里的“轻伤”,完全两回事。

看看“轻伤二级”的专业定性标准,就可以知道:

总而言之,轻伤二级绝对不算轻了。

可问题又来了,“轻伤”会影响最终判决吗?

一定程度上来说,可能会。

图源:闽南网

但是,这几个暴徒比较“特殊”。

因为他们早已案底累累。

2015年12月12日,他们以追讨索要债务为由,把人打成轻伤,并非法拘禁。

2018年9月23日,他们涉嫌非法贷款14.8万元。

还存在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、开设赌场等违法行为。

2022年6月9日,案发前夕。

在酒店,他们合谋实施网络赌博洗钱。

他们犯下那么多暴行,为什么仍然可以在唐山横行?

通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但好在,这一次,他们可能难逃重罚。

北京德翔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翔认为:

数罪并罚,这是大概率事件。对他们最后的定罪量刑,很有可能并不以这次伤人事件为限度,还要追究他们在过去这些年应当承担的罪责,最终的惩处很有可能会非常严厉。

对于最终判决,我们拭目以待。

目前,有关部门正深挖彻查所有线索,除恶务尽。

这不,现在已经有公职人员被予以免职。

也有人正在接受审查调查。

看到这一幕幕,有网友感慨道,“唐山的天快亮了!”

光明终将冲破黑暗。

希望这一天不会让人们等太久。

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后,躲在暗处的“妖魔鬼怪”纷纷现出原形。

这时,网友们特别怀念一个人——

任长霞。

她曾是登封市公安局局长,也是中原大地上的巾帼英雄。

她离世那天,登封百姓泪成河,全城花售尽。

几十万百姓自发前来悼念,吊唁的队伍蜿蜒上千米。

这其中,很多人与她未曾谋面。

有人不解,一位局长,何以能赢得百姓如此地爱戴?

起初,小语也不解。

直到读完她的故事,情不自禁红了眼。

任长霞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:

“我认为警察就是我的天职,为自己所执着追求的事业而献身,值!”

说到便做到。

2001年,她被调往登封,担任公安局局长。

这是河南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公安局局长。

这一消息在当地炸开了锅。

老百姓很不屑:“郑州没人啦?咋派个女的来?”

就连当时的副局也抱以质疑的态度:

“这郑州市公安局真没有人才了,一线的工作这么复杂,就派了个女同志,我很担心。”

对当时的登封来说,这些顾虑并不是空穴来风。

在那里,恶性案件频发,陈年旧案堆积如山,群众怨声载道。

简言之,这就是个“烫手山芋”。

前方困难重重,但任长霞来不及多虑。

打消疑虑最快的方式就是行动。

她把工作重点放在陈年积案上。

登封有一桩长达5年的积案——

从1996年开始,5年时间里,先后有26名女性被侵犯,7人被杀害。

小到十来岁学生,大到50多岁的阿姨。

当地百姓闻风丧胆,即使白天也要紧闭房门。

为了“引蛇出洞”,任长霞决定乔装打扮成农村妇女。

前往案发现场当诱饵。

可两个多月过去,毫无线索。

她意识到罪犯不简单,也许深知警方的“圈套”。

于是,她变换对策,假装撤出警力,让罪犯放松警惕。

果然没多久,罪犯再次作案。

任长霞一举将罪犯抓获。

5年旧案终于告破,老百姓终于可以自由地行走在阳光下。

那时,任长霞刚上任3个月。

任长霞深知,这条路任重而道远。

为了更好地服务群众,倾听群众呼声,她专门设置一个“局长接待日”。

让她始料未及的是,第一次竟来了一百多人,第二次来了两百多人。

老百姓们个个满目沧桑,积压多年的委屈倾泻而出。

老百姓一边讲,一边抹泪。

不敢想象,那一滴滴泪水,到底承载了多少委屈。

她听着听着,也忍不住泪如雨下。

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半,只要老百姓愿讲,她就愿听。

对任长霞来说,工作到深夜是家常便饭。

即便是睡觉,手机也要放在床边。

她对待同事和群众,尽心尽力,但根本顾及不上家人。

她一般半个月或二十多天才回家一次。

她说:

“我真正有愧的就是我儿子,生他,养他,却很少教他。”

她回家看望父母的时间更少。

一年加起来不到3天。

双亲只能看着全家福度日。

舍小家为大家,她却从没有一句怨言。

短短三年间,她带领民警打掉涉黑涉恶团伙20个;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420起;亲自处理群众来信来访3467人(件)次;查结积案100多起。

民警和老百姓彻底被这个女局长征服了,大家都称赞道:

“咱登封来了个女神警,案发一起就破一起。”

可大家没想到,意外来得猝不及防。

2004年4月14日,任长霞在命案侦办途中遭遇车祸,不幸殉职。

年仅40岁。

她去世后,老百姓们痛哭流涕。

“我当时电话没放下,眼泪就出来了。这样的好局长,临死都没有再见一次面。”

“任青天,你一死我拿什么报答你啊。”

“苍天不长眼,你不该让这样的好局长死去啊。”

看到这些场景,任长霞的老上级潸然泪下:

“没有想到长霞那么受人民热爱,老百姓以前老是给长霞送匾、送锦旗,我还为此批评过她,我对不起她。”

活着,是一面旗帜;离去,是一座丰碑。

直至今天,仍有人琐碎零散地讲述着任局长的事迹。

帮他们挖红薯、收麦子;过年探望困难老乡;帮孩子建希望小学;把手机号留给乡亲们;替老百姓主持正义……

故人已随青山去,英名永存天地间。

任长霞的儿子,如今也成了一名民警。

他说:“我会一直沿着母亲的足迹走下去,做人民群众满意的忠诚卫士。”

守住一方热土,照亮一条长夜难明的路途。

心中只有“公”,人民才能“安。”

说回唐山打人事件。

随着深入调查,越来越多线索浮出水面。

案发时,凌晨2时41分,群众就报了警。

但直到3时09分,距离报警28分钟后,警方才赶到现场。

要知道,案发地和派出所的直线距离,不到一公里。

可荒诞的是,在报道中,民警谎称5分钟就已赶到现场。

“28”和“5”整整差了23分钟。

这23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目前还不得知。

至于民警为何撒谎,也还是个谜。

《环球时报》对此发声:这23分钟,唐山警方需要给一个交代。

的确,比起人渣的暴行,公权力的“缺位”更让人寒颤。

面对豺狼,我们不能总是寄托于手无寸铁的英雄,而是要靠“猎枪”。

正如《中新网评》的灵魂拷问:

我们设想,那个凌晨,如果犯罪嫌疑人没有打人,或者打了人没有被摄像头记录并传至网上,他们是否依然在继续实施网络赌博洗钱;7年间,他们殴打他人、非法拘禁等犯罪活动是否依然无法被发现;施暴行恶的人是否还可以继续逍遥法外甚至作恶一方?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,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,公平正义不能只寄望于摄像头,更不能只寄望于汹涌的网络舆情。

这个社会在呼唤正义,没有人活该被无辜伤害。

人们对恶的憎恶,推动着社会一次次往前进步。

我们相信,法律会坚定不移地为正义护航。

点亮【赞】,【转发】出去,希望能严惩暴徒,还受害者以公道,还社会以安定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